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Ben | 31st Jul 2018 | 一筆過 | (86 Reads)
舊老闆相約午餐,傾談一下他的畫展,席間還有一位印刷商同膳。
近兩年與這位仁兄合作了幾次,只是從未見過面,因為現在網絡傳輸發達,只要做完所有稿,通知他開通sever,印刷廠便可直接收取file,要修改的話,傳個微信或whatsapp過來便成;近一次甚至連sever也不用開,直接利用wetransfer透過gmail便可傳送大file給他們。所以那天見面,他第一句便是:「你的真人原來是這樣。」
哈,因為通訊頭像是用上一個鬼五馬六的「分身」,聽到這句說話後感覺很cyber,因為剛看完史匹堡的《挑戰者1號》影碟,未來世界各人都虛擬自己外表成另一形象,到真實世界相遇時,方知對方的模樣。
席間閒談中,詢問了他一些問題,就是現在印刷業如何?書展後是否少了印刷量。他愁說:「一個慘字。」繼而解說以往是幾萬車頭,現在是幾百車頭。意思是從前開機印是以幾萬書作單位,
今時今日則是幾百,他續說現在一開機後,去廁所小個便回去就可以熄機。 (閱讀全文)

Ben | 9th Jul 2018 | 一筆過 | (130 Reads)
早前收到一封電郵,看似是經過這個blog而找上來,但一看之下,發現是商品電郵,心想,不是嘛,又來?
多年前在這裏寫了一陣子之後,不時在版面上收到廣告留言,每天便是要不停去刪除這些垃圾留言,即使傳達到新浪那邊請他們處理,但他們都不能時時刻刻的監控。
幸好,寫及看blog的熱潮退去,垃圾留言近乎絕跡,可以不用作「額外工作」,所以見到這封電郵後,不期然以為這些廣告又再死灰復燃,只是冷靜下來,先才醒覺不是在blog內留言,而是客氣的寫了一封電郵來。這是一家台灣售賣旅行背包的公司,想找一些部落客合作推銷背囊。
跟住又驚一驚,因為近幾個月行過一些店舖時,都會看一看背囊,難道那些大數據連個人行踪都監控住?哈,應該不會……吧。
自己是一個不喜歡拿太多東西上身的人,現在旅行都只會扐起背囊放一兩件衫,一本畫簿,一個筆袋,最多加個電壓轉換器便行,以前旅行時會帶滿個人物品,但實際這些個人物品酒店已有提供,最難適應是鬚刨,每次用酒店的都是用到血流披面,但隨住年資增長,臉龐再不是吹彈得破,而是厚顏無齒,酒店的cheap cheap鬚刨都用得上,而上次去扶桑發現酒店房內及一些交通工具的叉電一應俱全,基本上連旅行叉電都不用帶,所以輕裝上陣是首選,只是那次去時正值隆冬,衣裝厚了,買多幾本書後,背囊便爆滿,所以都想搵番個大小小的背囊。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9th Jun 2018 | 一筆過 | (100 Reads)
昨日端午節,日本大阪發生6.1級地震,所造成的傷害,尤幸遠較兩年前的熊本地震為低。
看新聞,聽到那些正準備遊日的回應,說甚麼對日本的建築物有信心。
聽到後有點心寒,地震,只會在建築物內令人傷亡?
還記得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日本9級大地震、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8級大地震、2004年印尼蘇門答臘9.1級大地震嗎?
地震除了令建築物有倒塌危險,還會引發其他破壞力極強的自然災害,如海嘯、山泥傾瀉、泥石流等。
遇上了的話,還會覺得有建築物可保護你嗎?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6th Jun 2018 | 飲飲吃吃 | (117 Reads)

每見到蕹菜應市,便知夏天已步至。
蕹菜這叫法已少見人用,現大多數叫蓪菜,全名應是蓪心菜,金庸其中一部著作《連城訣》,主角狄雲的師妹對他暱稱便是通心菜,意指他毫無機心。也是的,蕹菜的菜身只有青翠的外衣,內裏甚麼都沒有,蔬菜類中,似乎沒有其他如斯「無內涵」。

Picture

也沒有其他的蔬菜像蕹菜有着那麼多別稱,記得的叫法便有抽筋菜,網上找資料抄來便有:應菜,空心菜(福建、廣西、貴州、四川),通菜蓊、蓊菜(福建),藤藤菜(江蘇、四川),無心菜、藤菜、竹葉菜、葛菜、草菜、蕻菜。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st May 2018 | 一筆過 | (195 Reads)

在網上看到有金庸先生的《倚天屠龍記》舊版小說,這應是第一版,亦即連載版,是指在報紙上連載後輯錄成書。有人把當年珍藏放出來,別人再重新打字放上網(因此有不少錯別字),好讓絕版書再面世(雖則都是老翻)。
不少讀者都知金庸曾三次修訂其著作,自己第一部看的金庸小說是《俠客行》,那是第一版的,到再看新版時便見到原本的龍木島及龍木島主,改成俠客島及俠客島主,據聞是作者感覺故事跟書名不符,於是有這改動;雖則未知真偽,但總覺冇必要改,例如《書劍恩仇錄》,故事關邊本書及邊把劍嘅恩仇事呢?是可蘭經?
而多年來聽到不少聲音對金庸先生修改其著作意見,當然作者的意願是先行,只是讀者的感受又是另一回事,就如這套《倚天屠龍記》,小說版自己還是幾年前才看,因為讀書時正值無線初拍此書(鄭少秋版本),記得是追看了全劇,因此故事還很深刻,所以無興趣再看小說,但是當時有朋友便提到,無線夾硬把女主角趙敏名字改為趙明。

Picture

這只是網圖,不是文中所指的書,但都可能是相同。

心想不是嘛?於是走去書局揭揭書,發現果然書中女主角名字是趙敏。後來才知無線是用第一版小說的趙明作女主角名字,不過當時有否經金庸同意就不得而知。
有道指作者覺得用得太多「明」字,明教又是明,況且趙明是同明教作對,
無理由會改個漢名用明字?但,故事初頭的明教已是四分五裂,不成氣候,趙明又點會放明教在眼內呢?又有指明字太男性化,張無忌叫「明妹」好怪,然而坊間用上明字的女性實際不少?也不覺如何男性化,私下覺得用趙敏反而是「娘」爆的名,一點都受不了,還是趙明順耳一點。
再看這第一版小說時,發現武當七俠中的殷梨亭變成殷利亨,原來殷利亨方為史實人物,只是作者嫌殷利亨名字不配合其餘六俠,故此新版要改成殷梨亭。那真是莫名其妙,又不是如《神雕俠侶》的尹志平,後人因祖先無故變成強姦犯而表不滿,連作者都覺不妥,才要改其他人來犯小龍女。另外白眉鷹王的「天鷹教」,原來初版是「白眉教」,改名是襯番鷹王威名是可理解,只是覺得用白眉反而更有個人象徵。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23rd Apr 2018 | 電影筆記 | (76 Reads)

看見電影《打死不離歌星夢》 (Secret Superstar)片名時有點反感,心想不用甚麽都「打死不離」吧?是不是阿米爾罕 Aamir Khan有兩齣在港上畫的電影不用「打死不離」作片名便沒有票房,所以又用回呢?但又不得不服,片子就真是跟「打死不離」有關! 

Picture 

阿米爾罕一如上一齣電影《打死不離3父女》般退居二線,主角是《打死不離3父女》的演女主角童年演員薩伊拉華森Zaira Wasim。片中的她天生音樂天份,可惜成長於印度一個舊式重男輕女家庭,父親非但不疼愛她,更是不時虐打其母親。
驟眼看這片是描寫薩伊拉華森一力打破困局而成為巨星歷程,但看清楚一點,她的母親是個目不識丁的傳統印度低下階層婦女,只是嫁雞隨雞,每天照顧兩姐弟及姑婆,及要服侍隨意虐打她的老公,而她的老公卻是知識分子,位居工程師。因此不難想像薩伊拉華森成為巨星不過是故事的包裝,女性被欺凌才是主線,而片名 (Secret Superstar)亦在結局時揭盎。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23rd Mar 2018 | 一筆過 | (188 Reads)

 Picture

這是一包酒店放在桌面上未開的紙巾,不過卻令我不捨得拆開來用,最後帶回香港。
二月尾去了一趟扶桑,在飛前一晚,突然意識到感冒要來,但第二天一早便要去到機場,來不及看大夫,唯有食定感冒藥,及帶一些出發。
抵達當地,第一晚酒店的暖氣很厲害,結果一晚換了兩件T裇,因為流汗至全濕透。滿以為初起感冒,經過出一身汗應該冇事,只是第二天由新宿出發到草津,去到時方始發現該地還是冰天雪地,而住的酒店是位處山上,雖則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北歐聖誕老人式木屋(在網上預約時,並不清楚是這等模樣,真的是驚喜),奈何間屋太大,而暖氣卻不足,因此令感冒加速發作。

Picture

回到新宿後,除了吃帶來的藥外,更要買些成藥來服用,誰知他們的藥,甚至喉糖(帶藥性)都是令人有睡意,食後不但昏昏欲睡,成個人更是迷迷糊糊的。
第二天一早起來服過藥後,決定取消當日行程,要賺盡一日酒店(酒店只是用來睡幾個小時,其實是旅行最浪費金錢一環),只是酒店有時間限制給員工來執房,所以便走到附近的三省堂書店看書,可惜人衰行路打倒褪,去到發現兩層賣漫畫及美術書的在裝修中,點解不是其他賣書的樓層呢?意興闌珊下,加上藥物反應便打道回酒店。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8th Mar 2018 | 一筆過 | (82 Reads)

近日追看電視台重播的一齣電視劇,sorry,不是那齣引來坊間熱話的《流氓大亨》,實在不喜歡男主角那些演戲方式,所以他的電視劇都沒有一齣完整看過,而《流》劇重播至今只偶爾看過部份,提不起追看興趣。
而想說的一齣舊劇是在早上10點重播的《上海灘》,這時段都是重播舊劇,所不同的是,電視台把一小時的劇,斬半作兩日播,很多時看到關鍵劇情便完,十分冇癮,所以都沒有收看習慣,是在上星期偶然開電視見到在播《上海灘》,才坐定定看,雖然已是播了數集,但承如之前所說,劇是斬半來播,所以都是小看開首一兩集而已。
看到這劇播時感覺有點奇怪,因為前一星期心血來潮,開了《教父》(The Godfather)的碟來看(可能見到明珠台早陣子賀奧斯卡重播了一次關係吧),這齣1972年所拍的電影,被視為男人必看的電影,事實上不止是男人,但凡喜愛電影的朋友,這戲都是「必修科」。這齣戲好像是講馬龍白蘭度所演的教父,實質是描寫阿爾帕仙奴如何逐步接任馬龍白蘭度退休後教父之席位(有啲似近日李超人,哈,說笑而已)。

Picture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22nd Feb 2018 | 一筆過 | (99 Reads)

早前深宵時間看到明珠台播《X-Files》,以為是新一輯,細看之下,應該是重播經俢復過的舊片,看的時候已播了一陣子,故只能看到幾集。
講出嚟都冇乜人信,《X-Files》我是一集都冇看過,當年播出時,好似是大契妹經常話好睇(有靚仔主角),可惜自己身兼數職,瞓都冇時間瞓,仲邊得閒睇電視?但《X-Files》一日HIT過一日,首主題音樂更是無處不在,所以未睇過劇集都知道大約內容。當看重播那幾集時,終於明白何解咁受歡迎;一些神秘的題材,每每都是觀眾所喜愛,而且受播放時間限制,要在大半個小時內講解謎團,節奏自然要明快,加上好多都是以open ending作結尾,話完又唔似完,觀眾諗到乜就係乜,冇手尾跟。見到他們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拍攝,有一集是講大契妹當年常提到的「煙剷佬」,全集用黑白拍攝,已經夠突破,另一集更用上2014年《Birdman》引來一時話題的長鏡頭(Long Take)拍攝手法,雖則沒有如《Birdman》維持達數分鐘的過鏡,但都是在電視上極少見到。因此,對這劇好感大增,立時去找新一輯來看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1th Feb 2018 | 一筆過 | (177 Reads)

又到年尾,慣性的開始製作揮春。
心血來潮,想看看還有多久便可畫齊一套12生肖?數數已存檔案,原來今年就是埋尾。
回看自己是由豬年開始製作揮春,因為每年都要為版面設計一些生肖圖案,於是索性用那些圖來做私房揮春,不用跟坊間的現成貨一樣,開始那年只是用來送給同事及朋友,並沒有放上網,到鼠年,由於一個點子(食字)都想不出來,畫面亦不見有好的,所以只畫了一幀,但不甚滿意,故此沒有在網上發放,只在工作上用了,說也奇怪,那年是壞年,全球無一幸免,所以總覺邪邪地,來年不敢不畫。在第三年牛年才開始放在網上,另外,每年都有的福字揮春,原來在第一年豬年是沒有做到,所以雖畫齊了12生肖,但實際上並不完整。

說回今年的狗年揮春,在上年畫完雞後,知道來年是狗,立時不放在心裏,因為狗是不少動漫都愛選用的動物,又是人類的好朋友,自然題材豐富,哪用擔心?
上年十月去了一次扶桑,行經Tokyu Hands的文具部時,見到已舖天蓋地的擺放他們的賀年咭(年賀状),欣賞一下他們的設計之餘,亦順便偷偷橋。然而看了一陣,覺得相比以往是沒有多大精彩,而且多了用相片,畫的則全是意料中事,沒啥突破,甚至可以用悶來形容,那時已有點莫名其妙感覺,記得回到酒店後,拿本簿出來想下狗年的點子。乖乖的不得了,竟然是一籌莫展,心諗,咁快回塘?已經腦閉塞?之後便放下來,直到挨年近晚,開始要坐定定想,去國內的網站睇下有冇新意,誰知又是比往年的少,除了畫面雕龍雕鳳外,祝賀句語都只是「狗年快樂」為主,而用狗吠聲「汪」演化成「旺」字,則通街都是,又係嘅,狗雖然看似可愛,但都係用嚟鬧人,真係冇句好。
所以感到大鑊了,開始想,不如只係畫張福字揮春算數,唔好逼自己,好嘢貴精不貴多嘛,幾識搵藉口?
到畫時,又有難題;畫乜狗呢?乜狗最代表狗呢?放眼去看,地球上的陸上生物中,狗應該係擁有最多不同的種類、臉孔、型態的生物。人都係得黃黑白三種啫,狗,你數到有幾種嗎?立時又呆了下來,最後決定畫隻似狗的狗應該可以,哈。

Picture
「福旺」,普通話「福犬(全)」
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