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Ben | 18th Nov 2016 | 一筆過 | (78 Reads)

看到葉壹堂(PAGE ONE)宣布停止營業的消息,不禁唏噓了一陣子。
當初PAGE ONE在九龍塘開業時實在是令人興奮的,因為他們引入不少外國書籍,連以前奶路臣街的美國書屋及天星碼頭的報攤都冇咁多外國書籍,尤其一些設計美術書刊,更重要的是那些書沒有給封上膠,任由讀者隨手翻閱,甚至可以席地而坐看完整本書都沒有店員來打擾。這種經營模式令顧客十分滿意,導致其他書店都紛紛仿傚。
時移勢易,不要說買書的人少了,連看書的人都少了。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9th Nov 2016 | 一筆過 | (112 Reads)

美國新一屆總統選舉,結果由特朗普(Donald Trump)跑出,各大媒體都用近乎跌眼鏡來形容。
自己早上看電視時,見到特朗普的票領先,真的不敢相信,不相信的是自己的看法冇錯,或許大家會說我是馬後炮。
今屆兩大候選人中,我跟部份人一樣,就是揀不落手,先是特朗普一開始便是寸咀一名,何來大國領袖模樣?希拉莉則是行都行唔穩,點捱四年?更重要一樣,兩人都無甚治國政綱,特朗普講來講去三幅被,跟奧巴馬一樣,講就天下無敵,要企業搬回美國,等美國人有工開,哈,睇下我哋香港啦,咁細地方都搬唔番嚟,何況美國?俾個夢班選民發下幾咁容易。希拉莉就真係唔記得佢講過乜政綱,應該都係同奧巴馬差不多,問題係奧巴馬噏咗八年,都係得個桔。

Picture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8th Oct 2016 | 飲飲吃吃 | (115 Reads)

看到電視又重播電影《食神》,這電影是用「嗱渣麵」作引子,只是由當日看這戲時,不明白明明是車仔麵,幾時有「嗱渣麵」這個充滿貶意的稱呼?
因為小時候是在旺角成長,車仔麵一向都是街邊流動小販的熱賣東西,街頭街尾梗有一檔在附近,而小販推住架木頭車賣麵,車仔麵的名稱便應運而生,但就從來未聽過賣的或買的叫「嗱渣麵」。用木頭車擺賣,是當年熟食小販又好,乾貨小販又好的生財工具,隨了方便「走鬼」外,也是方便小販們推去不同地方擺賣,如返學前、放學後,或電影開場前後,這些車仔檔便會出現。
 

Picture


今天,已禁止街頭這類熟食檔擺賣,以往的車仔麵都改做店舖式,可惜的不是沒有了風味,而是當年的車仔麵味道,現在一點都食不回。基本上去十間車仔麵店,九間九都是不入流,不是像電影《食神》中那些誇張對白的形容,而是真的食唔番那種車仔麵獨有的味道,現在的店舖都是把一些豬皮蘿蔔魚蛋,係咁咦加些味道,再煮個麵,老實說,有時寧願去食碗雲吞麵好過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3rd Sep 2016 | 一筆過 | (126 Reads)

生活上有兩個習慣是多年不改,一個是總愛在身邊附近放上一本或以上的書,是漫畫或是文字書,而一看便會看上一至兩個月,但不是由頭讀起,而是得閒或到雪隱辦「大事」時揭上一兩章來讀,這些書都不是新書,大部份是已存下來一段日子的舊書,很多時隔了一段日子又會再拿出來重看,所以一些書都看到滾瓜爛熟。
記得小時候儲下的最多是在舊書攤買來的日本漫畫雜誌,這些書到現在都一樣,成嚿磚頭咁厚,但內容太豐富及當時很難買到,所以本本都留下來,自己的床位左手邊便給了它們,而那些漫畫雜誌日揭夜看,熟到那一本那一頁那一格的漫畫是畫了甚麼,都記得一清二楚,到自己畫東西時便會自動找那本書,揭去那一頁作參考,剛巧早前又拿了一本書「旁身」,那是幾年前一位扶桑朋友所贈的《Black Jack創作秘話》漫畫(如譯做中文應叫《怪醫秦博士創作秘話》),書中所畫的是漫畫之神手塚治虫創作漫畫的歷程,其中末段一則故事說手塚治虫到外國公幹,但在日本的助理則在等他的原稿,那時是八十年代,甚麼現代通訊科技都沒有,只有長途電話,手塚治虫便透過電話吩咐助理們在舊書中,那一本第幾頁第幾格的背景,拿來照畫或改動,再待他回國後貼上他已畫好的原稿,這便能趕及出版,而當時陪在他身邊的出版社編輯,赫然發然現手塚治虫手上並沒有任何東西,只是把腦海的記憶說出來。每次看到這段情節時,總有沾沾自喜感覺,哈。
第二個習慣則大部份人都會有,就是愛把近期想聽的歌集合在一起播。小時候冇錢買碟聽,就會買一盒錄音帶,放進能錄音的卡式收音機內,等電台唱片騎師播新歌時(以前跟現在一樣,一首新歌,他們會由朝播到晚),手指放定在錄音掣上,等他們一收口便按下去,但不能太大力,否則連按掣聲都錄下,如是者,一頭半個月左右便會有一餅雜錦帶;到中學時便到一些樓梯底唱片店「買歌」,那是在一些唱碟中揀釨歌,抄下歌名給老闆,跟住幫襯買盒吉帶,或是要求高的,會自帶些高質素錄音帶(如鐵帶之類)給他們錄歌,通常是一至兩個大洋一首歌,錄好的帶便會聽數個月。
這兩個習慣由從前傻頭小子,到今日呆頭懵佬都沒有改變,只是聽歌方面改用了電腦聽,那是方便自己在用電腦工作時,隨時便可播。而歌的數目也相較以前容量大,這一兩月的playlist都是舊歌為主。

Picture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25th Aug 2016 | 一筆過 | (64 Reads)

里約奧運已完成了(除了殘奧未開始)。
而這屆奧運的負面新聞,由一兩年前已舖天蓋地傳出,令人聯想到,去參賽的運動員尤如是準備送死般。只是賽事開始後,每天見到的健兒比賽場面,基本上跟以往的分別不大,最令人傻眼的,都不過是跳水池由藍色水池變成綠色水池而已,其他,真的見不到之前各大傳媒講到巴西仿似煉獄般的環境。
直至傳出美國泳手洛捷迪和另外3名隊友報稱在巴西油站遭持槍打劫,還是有匪徒冒警。

Picture


現在你們可能話我是馬後砲,但當日看到這新聞時,只相信一半,心想,那裏治安差到如此恐怖?因為洛捷迪他們應該都是在選手村附近活動,巴西那陣子一定佈重兵為奧運選手及觀眾守衛,我做賊都唔會傻到冒警去做世界吧,搶得幾多吖?但失手的話隨時就係咁先,搏得過咩?所以看到這單新聞後總覺有可疑,但之後的新聞都是一面倒說巴西治安差之類,見未有新發展,唯有相信是事實。
到後來給巴西警方揭發洛捷迪虛報案件,終於證明自己直覺冇錯。
說這單東西來,不是要自我吹噓一番,而是感慨現在的新聞工作者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
在里約至少過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傳媒,雖然他們的責任都是報導奧運消息,但就沒有一兩個記者去跟進這單劫案?不是打劫一個普通人,而是剛拿了金牌的奧運選手,怎都有新聞價值吧?但沒有人去跟,更遑論猜測事件的疑點?
報紙、網報、電台、電視台都是同樣地說洛捷迪被冒警賊人用鎗指住個頭行劫,結果全世界人信晒,各大傳媒其實就是幫洛捷迪一齊說謊!

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6th Jun 2016 | 遊來遊去 | (124 Reads)

這是「扶桑屋脊行」最後一篇──出版業。
其實早在六年前在這裏已寫過一次「閒遊日本(三)電子書及出版業」,今次可以說是用時間來印證自己觀點。
想寫這一篇東西已是前一次去扶桑的事,那次在新宿車站,已發現沒有了六年前提及過街邊擺賣的二手書檔口。也是的,一如所說,在公車上已不再見到有乘客看書或看其他讀物,那何來有二手書給這些檔主拾來轉賣呢?
但這不是想寫這題目的主因,而是記得當日還是寒風凜冽,身上穿得厚厚的,就在新宿車站南口斜路下,這裏經常有人派宣傳紙巾,或是剛才說的二手書檔位置,有位只是穿上單薄外衣而略帶性感的妙齡少女,手上拿着一叠雜誌向途人派發,還要是臉帶笑容,也可以說是強顏歡笑,因為當時天氣咁涷,穿咁少衣點可能真係笑得出呢?但見途人左閃右避的,就是不肯要這位少女手上的雜誌。心想,難道又是那些財務公司的宣傳刊物?
去過扶桑的朋友都知,在車站內,各式各樣的無料(免費)刊物都有,有啱自己的便隨手取之,但就未見過有人會像見到債主般閃避,好奇心驅使下,便行過去伸手向那位少女拿了一本,奇怪的事便發生,她的表情像是中了六合彩般,那笑容不是強裝出來,而是看到是由心而發,像是太陽般燦爛,跟住她不停向我躹躬,我幾乎想回個家屬謝禮給她,到我走開,她還在「阿喱桔多」,睇嚟佢真係未發過市。
拿起本書看看,是一本消費刊物,厚厚的一本,封面是一位應是明星的男士(不認識),打開便是該明星的專訪,大約十來版,問題來了,全書都是用一般雜誌的粉紙編印,但就只有這十幾版是用一般厚度的紙,打後的百多二百版卻是用一些透底的薄紙來印,而一些內容大部份是從網上取來圖片,怎知?因為很多都是血肉模糊的低解像起狗牙照片,又或者是美術在做版時,入了圖片,但又唔記得帶圖給印刷廠,結果只用了預視低解像度圖片,姑勿論是那個原因,都想像到製作人的求其。
只不過這本拿上手都叫做呃得下人的免費書,竟然是令人敬而遠之?心中突然有份寒意。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6th Jun 2016 | 一筆過 | (94 Reads)

最近看日間無記重播的一套劇集《隔世追兇》,這已是2004年的出品,明顯是跟一齣外語電影橋段類似,但冇所謂,因為但凡一些關於時空橋段都會把我拉下來看,可惜這齣是叫人捧腹的垃圾劇,劇情犯駁,演員浮跨,若不是想睇下跟住仲有甚麼笑料的話,真的懶得再看下去。片子已是12年前所拍,主橋圍繞兩部舊手提電話,主角兩父子相隔20年,就是利用那水壺形電話溝通。今天是2016年,再看主角當時用的新型號電話,現在已覺得是上世紀古董產物。但是你看所有人(包括1994年時)的衣著、打扮,甚或建築物、車輛等等,一切都無OUT到,就是手提電話的改變,告訴你時代急速改變。
假若沒有了手提電話,身邊一切原來是過得很慢,甚至不覺有變。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9th May 2016 | 遊來遊去 | (106 Reads)

很多人都會這樣問我:「你平時做甚麼運動?」
我都會淡淡的答:「行路。」
通常聽到我這答案的,不論是朋友或是醫生,心裏都忍不住「超」了一聲,因為很多人都不覺得行路是一項動,奧運由始自今都不列行路為競賽項目,行路最為人認同的可算是替公益金籌款。可幸近年醫學界終於都把行路列入是對身體好的運動。
只是一去旅行的話,便會缺乏行路機會,大抵是因為人生路不熟之故,出入都是靠交通工具。去扶桑更是,從一個地方去另一個地方,習慣是走入車站看鐵路圖,看怎樣坐車最快去到目的地。
然而最近兩次去,便可以繼續了我的行路習慣。
因為有了一座很好的地標──SKY TREE東京晴空塔。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4th May 2016 | 遊來遊去 | (76 Reads)

近年去旅行都只是純粹休息,鮮有甚麼體會,早前又去了一趟扶桑,今次的匆匆行程,再加上了之前兩三次扶桑之行,竟能總結了一些感受,在這可以分幾個題目來寫寫,現在會先說旅行的話題。
在上年2015年12月頭才去了一趟東京,今年4月中又再去一次東京,去得咁密莫非發了達?
對,真的發了達!
但不是閣下所想的那種發達,不過是抵死的廣東話表達方式而已。
去過外地旅行的朋友都知道,支出得較多,但又不得不支出的便是交通費,尤其是機票。現在一般去扶桑的機票大約三四千個大洋。這筆支出雖然佔旅費的只是一部份,但往往都是去旅行與否的一大考慮。
近年廉航的出現,就是解決了這問題。
但一直對廉航不抱興趣,因為由細到大都覺得坐飛機是一種享受,而且一般人都不喜歡吃的飛機餐,自己都覺得是不錯,還有電影或酒水供應等。
廉航是沒有提供這些給客人,要的話便得付費。而前公司的小妹妹們這一兩年來都幫襯廉航,不過都異口同聲的說不合我坐,因為座位較窄,以我的身形偏高的來說,會頂住雙腳,好辛苦的。
所以近年去旅行的話都是乘坐傳統航公司的飛機,直至上年年頭那次去扶桑的經歷,令心態上有所改變。
那次難得在農曆年有段長假期,因此便決意到扶桑避年,雖然已預了這些時節,機票一定加價,但估不到航空公司可以加到咁離譜,買了機票後,旅行社更千叮萬囑不要給航空公司取消機位,因為該綠色航空公司超買很嚴重,很多客都說去到辦登機時話沒有機位,要等候補,最後此事都沒有發生在我身上,到上到機後,不知是否冬天關係,穿衣多了,總覺座位比以前窄了,之後到吃飛機餐,由於是早餐關係,他們只提供粥,打開那盒主菜,只見半盒水一樣的粥,一件小麵包及幾片生果,還有的是甜品是一包三粒的金莎朱古力。心想瞓公立醫院食的早餐應該都比這餐豐富,或者金莎會比他們弄的甜品好食,但我寧願試廚師為乘客製作的甜品,回程的晚餐亦相差無幾。錢付多了,得到的竟是比以前的待遇差,可想而知心情如何。
到年中時,家人說見到有廉航去扶桑,只要千多元的機票,但要到年尾才飛,問要不要?好,即管試試。
結果第一次坐廉航,一如公司的小妹妹所說,加上是冬天,穿了厚衣服,屈在一個座位上滋味絕不好受。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4th Apr 2016 | 一筆過 | (65 Reads)
昨午到銀行辦一點事,排了一陣隊便被安排到一個原本是處理上了年紀的專用櫃位,因為那時段沒有太多老人家去吧,負責的職員亦是年紀稍長,一開始時她有禮貌的說了一大堆開場白,自己只是點頭微笑,因為現在的服務行業都要員工向客人展示那些公式化的禮貌,心中已有點抗拒。所以跟住下來她向我說的甚麼替我安排最好服務之類說話等,都是唯唯諾諾的對應了她便算。之後她替我安排另一服務是由其他同事負責,故我便行過一旁,另一客戶便補上,同樣地她亦向那客戶說相同的開場白,而那客戶跟我的反應不一樣,因為那客戶就那職員表現要求見經理。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