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Ben | 6th Dec 2018 | 一筆過 | (29 Reads)

今早看到一則新聞幾有趣,說28年前一齣美劇《老友記》(Friends),過去Netflix每年支付3000萬元美元播放權,播放權原定今年底屆滿,早前Netflix《老友記》頁面新增提示,劇集由明年1月1日起停止播放,引發劇迷不滿。Netflix即時留言澄清《老友記》停播純屬「謠言」;更正式向觀眾宣佈2019年繼續播放《老友記》,市傳續播作價高達一億元。

Picture

覺得有趣的是,早兩天中午時份,在ViuTV的英台看到此劇,初時不知就是《老友記》,但見一群演員,如Jennifer Aniston等,都是熟口熟面的荷李活大明星,心想這班星何解會演電視劇?及後播廣告時才見到劇名方知曉;當年此劇十分有名氣,只是那時晚上都在工作中,所以一集都沒有看過,而家ViuTV無聲無氣的重播,相信都冇乜人知,外國卻要付天價來播,好笑不好笑?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8th Nov 2018 | 一筆過 | (555 Reads)

金庸先生離世消息,實在應是一樁大事,只是接二連三跟着有「名」人辭世,令事件的話題性被攤薄了。

而金庸先生是早於上世紀1972年,寫完《鹿鼎記》小說便封筆(只是不再寫小說而已),距今也差不多半個世紀,所以總覺說是失落一位武俠小說名家,未免有點兒那個,自己還是以殞落了一代名宿來悼金庸先生。不是想抽水,所以也等消息過了一陣子才敢寫這篇東西。
數落《鹿鼎記》不是金庸先生最後一套小說,因為在連載這故事期間,他曾打算編寫《三十三劍客圖》系列小說,但結果只寫了《越女劍》這個故事,之後便宣佈不寫這系列了,因此這個短篇故事應才是封筆之作,但又不能完成其之前的《三十三劍客圖》想法,所以:

飛雪連天射白鹿  笑書神俠倚碧鴛 

Picture

《越女劍》便不能置身其中吧,當然這只是個人的想法。
看到些悼金庸新聞時,電視台把他的舊聞出土,其中一則是金庸先生指寫得好武俠小說,只有他、梁羽生及古龍三人。
說來慚愧,梁羽生的小說一本也未讀過,只是看過改篇自他的小說電影或電視劇,不過有甚麼人物或劇情是如何,真的撘不上話來,但古龍的小說,則是看了多部。所不同的,留意到不少人即使沒讀過古龍小說的,都會隨口說出幾個小說人物名字來。
那不是代表梁羽生的小說不及古龍,只是覺得古龍在為角色取名上是有一手,至於小說,古龍後期的都是爛尾的爛尾,請槍的請槍,實是可惜。
但若數到為角色取名,還數金庸。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30th Oct 2018 | 遊來遊去 | (70 Reads)

去扶桑感受世情,自然從一些民生小節去看。
去到當地最難見到的是甚麼?
是警察。
看日劇警匪片,警察四出查案與匪徒搏火,現實是去了扶桑數十次,見到警察都是一兩次,而香港一街都是軍裝警察巡邏,但在扶桑,試過在派出所都見不到警察。今次去不同了,在新宿經常見到警察行孖咇,起初都有點奇怪,以為有大件事發生,後來在車站又見到一些穿上藍衣的人士,手持一些文件,說外國人遇上麻煩可找他們幫忙。

PicturePicture

原來這都是為2020東京奧運作安排,一些有司機能應對外語的士也開始在路上穿梭,還有年多兩年才奧運,現在已開始作準備,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工作能力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這至理名言,永世都合用。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23rd Oct 2018 | 遊來遊去 | (79 Reads)

這次扶桑之行,除了去看特定的節目外,也沒有甚麼地方一定要去,唯一給自己一個小小目標,就是重踏一些已十多廿年前的足跡,而其中一個地方出發前篤定要去,那便是神田古書街。

八十年代漫畫最為風光的日子,不少漫畫家都極力推薦這地方,因為有很多漫畫店及二手書店(扶桑稱為中古書店),那些年一抽起條筋,便走去旅行社買機票,再回公司請人事部寫封公司信,證明我回來後,事頭會繼續聘用我,再去銀行拿戶口資產證明,繼而拿着機票及以上文件往扶桑領事館取簽證,數星期後便可起行(如果參加旅行團則不用自己攪),當年一般人都是提早半年或更長時間準備,我此等短日子起行來說,已是叫做「話去就去」,在今天,早上上網訂機票,黃昏已可坐在新宿吃拉麵。
那些年揹起背囊,隻身跑去扶桑,瞓醒便搵地方去,那時沒有gps、互聯網,要去不同地方,先要做定功課,及去到當地第一時間在車站拿張鐵路圖,一般要去的地方,這張地圖已有齊晒,點對點去包冇甩拖。
不過都有例外的,就是這「神田古書街」,如果看名稱就在神田站下車的話,便錯了,因為這地方是在神保町站,所以近年已有人改為神保町古書街。(這些圖片是在網上找來的)

Picture

 Picture

通常一早便出門,去到古書街便可閒逛一整天,隨便望去,會見到很多樓上中古書店,逐間打書釘都已去了半天,再走回大街上的新書店,除了漫畫書外,還有不少漫畫周邊產品可看,但一到學校放學時間,那些莘莘學子便像潮水般湧入書店,逼得寸步難移,那時便是我等遊子退下來,打道回府時間。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8th Oct 2018 | 遊來遊去 | (89 Reads)

每次去扶桑,除了觀光外,觀察當地一些生活上細節轉變,都是目的之一。
欣賞風景,全由天氣決定,就像這趟行程,有三分之二時間都是陰天,故此打消了一些山中遊的念頭,今次還帶了部相機陪遊,結果都是用手機拍照為主。那又不是全無好東西拍到,反而偶爾一遇美景,更顯珍貴。

Picture

Picture

Picture

Picture

Picture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3rd Oct 2018 | 一筆過 | (94 Reads)

經契妹夫JOE推介下,上網找來日劇《創作英雄的男人石之森章太郎物語》來看,原來今年是石ノ森章太郎八十冥壽,亦是逝世二十週年,所以電視台特意拍了這一小時戲劇來紀念他。

Picture

Picture

看這劇以「創作英雄的男人」來形容石ノ森章太郎,其實真的十分貼切,因為他雖然是漫畫家(後來他稱自己為萬畫家),亦推出過極大量漫畫書,劇初已直指數量是超越了漫畫之神──手塚治虫。然而大部份讀者都是記得他的漫畫主角,但卻又說不出其故事內容。這劇以他和一直支持他畫漫畫的姊姊感情作為骨幹,但對他的創作心路歷程反而着墨不多,都是像蜻蜓點水的帶過便算。
看畢整齣劇後,覺得這是
石ノ森章太郎像向手塚治虫的一次大控訴。 (閱讀全文)

Ben | 19th Sep 2018 | 一筆過 | (103 Reads)

這篇東西原本是早一兩個月前寫的,但寫了開頭便沒有寫下去,停了沒寫的原因,是總覺不夠資格去寫。直至前兩天,短時間之內碰上關於已故鄭問的東西,感覺很奇怪,似要我去續寫完這篇東西;想深一層,以讀者及私人角度去看鄭問,總也可以吧。
2017年3月26日收到一代畫家鄭問先生離世的消息,頓時一陣愕然,蓋因覺得他應還是年青,繼而還有一種說不出的莫名感覺,是甚麼感覺?一時之間又說不出來。
直至近日從台灣訂了一本《人物風流》的書,這應是承台灣為鄭問作一個大型畫展而出版的書,內容走訪了中、台、港、日四地,曾與鄭問共事或有關係的人,是一篇篇的訪問稿,閱畢全書,便理解自己那份莫名感是甚麼,原來已沒有看鄭問的作品十多年了。
這個展覽早前都在香港的新聞看到,因為在台灣有些人覺得,「漫畫」不夠級數在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做展覽。
鄭問就是以漫畫家身份開展覽,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身份,不知是他堅持冠以漫畫家身份,還是別人替他戴上?
鄭問當然畫過漫畫,但個人覺得他的漫畫成就並不顯著。
他的畫精彩得叫人衷心拍掌,可是,漫畫家不一定雖要畫得靚,但一定要懂說故事、創作角色,要有自己一手建立的漫畫人物伴著讀者們。
Stan Lee他的一大班英雄人物,到今天還是讀者們津津樂道,Charles Monroe Schulz的Snoopy,Quino旳Mafalda,日本的手塚治虫或石森章太郎等,都是為讀者帶來無數漫畫人物及故事。
然而鄭問呢?他有不少漫畫出版過,只是這麼多年來要說出他創作過的故事主角的話,相信不會太多讀者可以。
打從第一次接觸鄭問的漫畫,那是連載於台灣八十年代的一本漫畫雜誌《歡樂漫畫》內的「劊子手」,那時拿上手簡直難以相信亞洲有人可以畫到歐美的畫風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24th Aug 2018 | 一筆過 | (143 Reads)

朝早起床後,打開電視,差不多個個台都是講金融,其實唔知全香港有幾多人,真係咁需要對住電視炒股票?唯有撳去亞視2號──香港電台(因為佢哋都係以重播為主),睇到一個節目《街角有落》,是介紹香港各區風貌及新舊歷史;又係不知重播過幾多次,不過其他台冇嘢好睇,而呢個節目又製作得唔錯,所以放下搖控靜心看,但已是最後一節,哈。
看的一集是介紹新蒲崗,而請到的一個嘉賓,大談這區之外,還說到昔日戲院的逸趣,其中講及當年戲院有超等的,即是樓上座位,盛傳當時很多人看戲時會把垃圾拋落樓下位置,所以買樓下票時,要揀前一些或後一些座位方安全,孩提時也常聽到大人這樣說的,然而自己一次也沒遇過,甚至是從不相信。試想,真的是給樓上的人拋垃圾而中了頭獎的話,那有不衝上去找晦氣,甚或破口大駡之理,那成場戲其他人都不用看啦?而看到一齣爛片而噓聲四起、踢櫈(甚至有傳是割櫈,因為當年的飛仔興帶把摺刀傍身)的場面,則有幸遇過,就是那齣《阿飛正……》,散場時那尤如暴動的場面,但都不見有人從高處投擲物品。
說到新蒲崗及戲院,自然勾起當年「麗宮戲院」的回憶,升上中學時才在同學口中認識到這間戲院,一來新蒲崗那時還是工廠區,平時不會走去那裏逛街,二來看戲是一項頗高消費的娛樂節目,幾年都不會看到一齣戲。但同學說麗宮戲院的戲票很便宜,只要正常票價的一半便成,原因這戲院是播二輪電影,即是一齣戲先在一般戲院上畫,若干時日才到他們上畫。印象中只要五個大洋便可以買到前座,開場一陣後,便走去廁所,出來時見到後座有位便坐下來。

Picture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Ben | 31st Jul 2018 | 一筆過 | (111 Reads)
舊老闆相約午餐,傾談一下他的畫展,席間還有一位印刷商同膳。
近兩年與這位仁兄合作了幾次,只是從未見過面,因為現在網絡傳輸發達,只要做完所有稿,通知他開通sever,印刷廠便可直接收取file,要修改的話,傳個微信或whatsapp過來便成;近一次甚至連sever也不用開,直接利用wetransfer透過gmail便可傳送大file給他們。所以那天見面,他第一句便是:「你的真人原來是這樣。」
哈,因為通訊頭像是用上一個鬼五馬六的「分身」,聽到這句說話後感覺很cyber,因為剛看完史匹堡的《挑戰者1號》影碟,未來世界各人都虛擬自己外表成另一形象,到真實世界相遇時,方知對方的模樣。
席間閒談中,詢問了他一些問題,就是現在印刷業如何?書展後是否少了印刷量。他愁說:「一個慘字。」繼而解說以往是幾萬車頭,現在是幾百車頭。意思是從前開機印是以幾萬書作單位,
今時今日則是幾百,他續說現在一開機後,去廁所小個便回去就可以熄機。 (閱讀全文)

Ben | 9th Jul 2018 | 一筆過 | (142 Reads)
早前收到一封電郵,看似是經過這個blog而找上來,但一看之下,發現是商品電郵,心想,不是嘛,又來?
多年前在這裏寫了一陣子之後,不時在版面上收到廣告留言,每天便是要不停去刪除這些垃圾留言,即使傳達到新浪那邊請他們處理,但他們都不能時時刻刻的監控。
幸好,寫及看blog的熱潮退去,垃圾留言近乎絕跡,可以不用作「額外工作」,所以見到這封電郵後,不期然以為這些廣告又再死灰復燃,只是冷靜下來,先才醒覺不是在blog內留言,而是客氣的寫了一封電郵來。這是一家台灣售賣旅行背包的公司,想找一些部落客合作推銷背囊。
跟住又驚一驚,因為近幾個月行過一些店舖時,都會看一看背囊,難道那些大數據連個人行踪都監控住?哈,應該不會……吧。
自己是一個不喜歡拿太多東西上身的人,現在旅行都只會扐起背囊放一兩件衫,一本畫簿,一個筆袋,最多加個電壓轉換器便行,以前旅行時會帶滿個人物品,但實際這些個人物品酒店已有提供,最難適應是鬚刨,每次用酒店的都是用到血流披面,但隨住年資增長,臉龐再不是吹彈得破,而是厚顏無齒,酒店的cheap cheap鬚刨都用得上,而上次去扶桑發現酒店房內及一些交通工具的叉電一應俱全,基本上連旅行叉電都不用帶,所以輕裝上陣是首選,只是那次去時正值隆冬,衣裝厚了,買多幾本書後,背囊便爆滿,所以都想搵番個大小小的背囊。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