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en | 16th May 2017 | 一筆過 | (114 Reads)
今天絕大部份漫畫讀者都是從手機或電腦上看些網絡版漫畫,在乘坐交通工具時,不其然會留意他們如何閱讀漫畫,見到的,一般都是用手指快速滑動畫面,以那種速度計算,他們都只是看文字居多,看畫面的不到十個巴仙。
有次看到坐在我前方的人用手機看漫畫,八卦心態作祟下,偷瞄她看的是甚麼漫畫,看過後也不知笑好還是喊好,大部份畫面都是大頭,甚至是用電腦繪圖軟件勾個對白框,加句對白便作一格畫面。這便明何以大部份人都是用手指快速滑動來看。
所以我不當這些讀者是在看漫畫,充其量都只是在「立」(快速看)漫畫。
但也是的,今時今日有幾多漫畫是值得細心的看?
個人認為值得細心看的漫畫只有一種元素,就是作者放了心機去經營畫面及情節。
一般漫畫能直接表達到意思便算成功,而令讀者睇完又睇則是更成功。
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的漫畫,的確是從畫面去吸引讀者,這是不難理解,就是教育問題,那時代的社會,學校只會注重中英數三大學科,即使有美術堂,也不過是老師派張畫紙給學生塗鴉而已,那會真是美術堂?大部份父母亦都是生活捉襟見肘,留多個錢用嚟刮沙都好過俾條化骨龍去讀興趣班,因此普羅細路一見到漫畫(連環圖),自自然然好羡慕那些漫畫家畫得咁靚,所以亦會睇得好仔細及翻睇;時至今日,教育好了,父母又唔太需要刮沙,小孩學美術機會多了,現在在坊間
隨便搵個小朋友,都可能輕易畫幅值八十分的畫來,既然多人識畫,也多了人不再對漫畫抱有太大的仰慕之情,又怎會慢慢咀嚼每格畫面呢?

但現在用電腦可以令畫面精細到無倫,理應更多人睇才對。
是的,只要看看歐美的漫畫,每格畫面都是上色上到仲勁過打晒燈的照片,但這些技術現在只要有部電腦及執相軟件,一般人都不難做到。
電影星球大戰第一二三集受歡迎,還是現今用盡電腦特效拍的經典?這便是我想說的。
自小時候開始,不論甚麼漫畫都會細看,常詫異作者的表現手法,何解這樣畫、如何畫?相信不少漫畫迷都經歷過這種心情。而真正令我感受到作者的畫面威力,使我明白到漫畫的無限想像世界是如此無限的,便是以下這幀圖。

Picture

這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版的《黐線漫畫》中,其中的單元故事「呆大姐」一格畫面,那是漫畫家清河的作品,這本《黐線漫畫》是我約在讀小學二年級左右,於一架手推賣舊書車上買來的,記得當時老闆索價比其他漫畫高出一兩毛錢,跟他拗了一陣先肯減回一毛,實際上那時不知這本書的威名(因已停刊多年),只是揭揭下覺得內容好豐富才決定買下,一路行回家一面看,直至看到這一格立時呆了,心想:點解咁勁嘅?
這格畫面除了兩位主角外,還有隱約的老夫子及大蕃薯部份身影,這種表現手法當時從未見過,而且有前後景深,其他路人亦是充滿透視比例,活生生的像看電影般,那是一九六幾年的漫畫,怎麼不教人意外,這格的畫面影響自己至今,直至已故強哥的最後一本《小強漫畫集》(暫時應該是),自己有份畫的一段漫畫,也來作東施效顰。

Picture

打後看漫畫心態都是這樣,會是細看每位漫畫家畫出來的畫面,當然,不是太多值得細看。最近又再重看阿根廷漫畫家Quino幾本漫畫集,如果要說可以細看作品的漫畫作者,他一定是首選,只是大多數人都會看其漫畫,便即刻發出會心微笑,例如以下這漫畫。

Picture

女傭接電話說,男爵夫人正在享受按摩浴,沒空接電話。之後看見那位女男爵用條塑膠喉自己吹泡泡,相信大家便笑出來。
只是有沒有看到Quino的畫面經營?其實他是想諷刺窮風流,由頭看一次,那女傭以至家中一切都是破落戶,畫面其實是好細緻,但又不易被察覺到,第一次看是看不到這些來,只要回頭看便會明白自己開頭是笑「淺」了。

Picture

這兩星期亦在重看永安巧的「鐵道員」漫畫,有看開他的漫畫迷都知,永安巧是不用助理的,他的書所有畫面都是一手一腳繪畫出來,包括那些複雜背景,故此他的產量不多,這本都已是十八年前買下的中譯本,亦是經常拿出來細看的書,今番再看又再感受到永安巧的功力,故事開頭是描寫一架古老電車開去車站,當中有兩個人物交談,再加上車外的列車行駛時的畫面,這種以蒙太奇手法來表達的漫畫其實不多,因為主筆沒有說故事技巧的話,只會看到人煩厭。這次是慢慢的去細閱這些畫面,突然有感列車在行駛時的速度,開始時覺得奇怪,因為以前沒有這感覺,所以便再仔細的看,這才品味到永安巧在每一格畫面上的角度、速度的細膩經營,大抵以前看只是在意主角與女兒的一段「奇遇」關係上,而忽略了其他細節。

Picture

早兩日在網上看到同是漫畫家的蒲沢直樹,其電視節目《漫勉》訪問了永安巧。
當中看到永安巧示範了一幅畫面製作,看到老師為了一個眼神,不停的作修正,真叫人佩服,就是這種心機,便令其漫畫作品可歷久不衰。

Picture

Picture 

看到這些好的漫畫,也叫自己畫東西時多些作經營,只是以前趕稿生涯中,實在沒時間可實行,可幸現在可以自由的畫東西,盡量都會加些絃外之音在內容中。當然有冇人會留意到是後話,或者是不用話,哈。

題外話:

文中提及過的《黐線漫畫》,其實不少人都渴望重溫,很多都是為再睹清河的作品,早前馬龍大佬來電時都談到清河,亦對其讚口不絕,只是現在奇貨可居,每本都近乎天價,及是一本難求,相信現在只有王澤家人有齊這套書,而這書的老闆正是年頭過身的老王澤,真渴望能復刻這套香港漫畫瑰寶。


[1]

不如也提提動畫。在電視上,不少動畫已經由電腦處理。早期,更出現,未變身前是”人手“ (也不真的是紙品),變身後是電腦的情況,畫面即時變得細緻與亮麗。亮麗是亮麗,但總覺得電腦效果沒有生氣,有點死板。當然,如果是電影級處理,會有真假難分的情況。但就算分不出是真人還是“假人”,電腦效果那種零瑕疵,還是人類本身無法表現出來的。

好不好,是見仁見智,但如果知道了是電腦效果,投入感就馬上降低了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嚴明 | 17th May 201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對,電腦動畫實在欠了一份人氣,而且已開始出現統一模式,例如人物或主角的樣貌近似,動作及情節千篇一律的以快速、跌撞、誇張表情來表達,已開始怠到厭煩。但用電腦做動畫可以節省時間及繪畫人手,所以不能令製作公司走回頭路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Ben | 19th May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