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en | 31st Jul 2017 | 電影筆記 | (83 Reads)

早前聽鄭裕玲的日間電台節目,突然鄭小姐要另一位女主持講講一齣電影,這比較奇怪,因為平時有關電影及電視劇都是由鄭小姐作介紹,心想可能她未看這戲,而另一女主持已看,所以着她介紹,可是那女主持講到如同小學生的水準,非但男主角是何許人都不能好好介紹,要鄭小姐替她兜回,講的內容亦是空洞無力,鄭小姐及另一男主持都要不時補料,聽聽下相信是鄭小姐已冇耐性,很快便停了她的介紹而轉話題。
鄭裕玲想她介紹的那齣電影,便是印度電影《打死不離3父女》(Dangal),當時一聽,便不其然醒起此片未在港上畫的呀。原來有優先場可看,而不用想,那女主持是拿電影公司給的贈券去看。

Picture


數年前《作死不離3兄弟》(3 Idiots)在香港上映時大收特收,不是指票房破紀錄,而是這片一早已在網上任睇,但竟然還有叫好的票房,令人大跌眼鏡,因此男主角阿米爾·罕打後都有電影在港上映,阿米爾·罕是印度的當紅演員及名人,而且在國際上已有一定的知名度,曾獲《時代》雜誌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一百人之一;而他在拍《打死不離3父女》時要即極增磅,及後又要減磅,這新聞都有在香港報章的娛樂版刊登過,所以聽到那女主持求其介紹他時,便明白鄭裕玲何解忍唔住要插咀。

Picture

Picture

電影是改編自真人真事,阿米爾·罕飾演前金牌摔跤運動員,一生遺憾是不能以摔跤為印度奪下國際金牌,於是寄望下一代,可惜他生了四個小孩都是女,在幾乎要放棄夢想下,竟然發現兩個女兒有摔跤天份,於是把夢想寄託於女兒身上。

Picture

Picture 


然而他們生活在一條窮村內,村民都是思想守舊,重男輕女,更遑論女性來玩摔跤。
香港一向少有印度的電影上畫,最多都只是在國際電影節上可接觸到。其電影一向自成一國,Bollywood可不假外求自供自足養活電影圈,他們的電影跟我們看開的荷里活模式有一定分別,只知基本是一定有載歌載舞場面,其他一切所知不多,直至2008年英國導演Danny Boyle拍下《一百萬零一夜》(Slumdog Millionaire),讓全世界觀眾對印度演員多了一些認識,此片結尾也入鄉隨俗加入一場大型歌舞,看時又不覺得如何突兀。
《作死不離3兄弟》後所接觸到阿米爾·罕的電影都是印度頂級製作,雖然不知能否完全代表印度電影,但已可看出他們的製作已是荷里活級數,尤其在劇本方面,情節都是十分豐富,故所看的幾齣電影都是超過兩小時近三小時,只是內容則是略嫌計算多了,若以看了不少歐美及港產片觀眾來說,其實看開頭便已知結局,但這不重要,只要劇情行走得順滑,觀眾便安靜的看至完場。
《打死不離3父女》都是這樣,因為是改編自真實故事,大家都知女主角一定是國際冠軍,因此這不是重點,描寫親情及女性地位才是片子主旨。片子拍來都是幾自我幽默,大抵一般觀眾都會想主角只是自己有夢想,達成不到便逼女兒替其達標,開首時看到兩位女孩要忍受旁人白眼,父親不聽她們的哭訴,背景還播上向阿米爾·罕咆哮的插曲,一般人都對導演做法摸不着頭腦,是歌頌還是在鞭撻阿米爾·罕這個父親?
只是想深一層,阿米爾·罕是一位金牌摔跤手,是不是摔跤材料,難道不懂分嗎,會夾硬搵個囡囡來折騰?

Picture


阿米爾·罕之前幾齣電影都是對印度國內一些問題作出批判,對上一齣《來自星星的PK》還大膽至挑戰宗教,今次題材上則是溫和得多,劍指官僚主導運動制度的不是,這點近年香港的運動熱潮都幾熱,觀眾看時都應易有共鳴。
側邊着墨的便是兩代人的思想矛盾,尤其相對印度階級觀念較重(片中看到父親講話時,兩個女孩要立正),一如之前幾齣阿米爾·罕的電影,是正面說出問題,圓場亦算打得不錯,雖然還是那些意料之內的處理。此片可以給香港班怪獸家長,及一大班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新生代來個思想糾正。
以一種運動或技能作為主體題材的電影,好看之處是見到片中人物,在拍攝前的訓練得出成果,而在銀幕上交出令人滿意的成績表,如多年前的日本電影《喇叭書院》(Swing Girls)及《五個撲水的少年》(Waterboy),甚或七八九十年代港產武打動作電影,個個都是由小孩訓練到大,去到大銀幕便見到他們苦練的成果,只有《一代宗師》是浪費了……
《打死不離3父女》內的演員都是要經過一輪訓練,在銀幕上有板有眼的作摔跤比賽,沒有多少靠電影特技來欺騙觀眾眼睛,這是值得讚賞。

Picture


這片於中國在現時中印邊界對峙前,大中收了12億票房,其他地方都有佳績,但香港要排在8月尾才上映,現在只有優先場,優先場票房極之理想,真不明白電影公司及院線何解不在暑假檔期上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