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en | 31st Jul 2018 | 一筆過 | (111 Reads)
舊老闆相約午餐,傾談一下他的畫展,席間還有一位印刷商同膳。
近兩年與這位仁兄合作了幾次,只是從未見過面,因為現在網絡傳輸發達,只要做完所有稿,通知他開通sever,印刷廠便可直接收取file,要修改的話,傳個微信或whatsapp過來便成;近一次甚至連sever也不用開,直接利用wetransfer透過gmail便可傳送大file給他們。所以那天見面,他第一句便是:「你的真人原來是這樣。」
哈,因為通訊頭像是用上一個鬼五馬六的「分身」,聽到這句說話後感覺很cyber,因為剛看完史匹堡的《挑戰者1號》影碟,未來世界各人都虛擬自己外表成另一形象,到真實世界相遇時,方知對方的模樣。
席間閒談中,詢問了他一些問題,就是現在印刷業如何?書展後是否少了印刷量。他愁說:「一個慘字。」繼而解說以往是幾萬車頭,現在是幾百車頭。意思是從前開機印是以幾萬書作單位,
今時今日則是幾百,他續說現在一開機後,去廁所小個便回去就可以熄機。

我再問何解現在的印刷費用還要那麼高?因為現在已是電腦時代,很多已往的工序可減省,照道理成本是下調了不少,怎也應該跟着減吧,他解釋:「因為冇肉食。」印刷的大部份工序仍要維持,例如「曬鋅」、「洗機」都要人手繼續,印數少相對這些費用便覺升高。
他更說到實體書的銷售慘況,指早前一位稍有名氣的資深作者推出新著作,印了二千本,結果很快便售完,作者想出第二版,他立時勸阻,因為通常再版的話,減印約一半,只是賣出的,可能一半也沒有,所以如該作者加印一千本,隨時便有幾百本書「責」起來,如何處置那些書?他建議倒不如留一個遺憾給那些買不到的讀者還好。
聽後,想起早前有朋友極力推薦我看的一齣日劇《重版出來!》,那是講日本的漫畫出版社,如一本書能加印第二或更多版的便是成功。劇集中有一場是令我感到十分震撼,是該出版社社長會定時把賣不去的書銷毀,而且數量很大,那即是說現今先不講能否再版,單是第一版能有好銷路的都不會多。

Picture

少了讀者買書原因,自覺是售價嚇怕買家,書局中現在售賣一本書,動輒都要近百個大洋,賣到如此高價原因,剛才已談到箇中,只是把負擔轉駕到買家身上,個人認為帶來的便是反效果。
早前看到一篇博文,說有港漫準備加價至23個大洋,那不是令我吃驚,而是文中指出現今定期出版的港漫,只剩下五本(這裏所指的是傳統薄裝連環圖,可以說是由黃玉郎八十年代時定下以周刊模式出版)。立時走到報攤一看,果然只餘下「新著龍虎門」、「山海」、「西遊」、「古惑仔」及「火武耀揚」,心想:不是嘛?玉皇朝不是有幾本書的嗎?上其網站一看,發現只有中文版日本漫畫的宣傳,連唯一一本港漫都是零宣傳,這代表甚麼?以前用「公仔書」餸飯年代,每當走去吃孤獨午餐時,便會行去報攤隨便買本港漫邊吃邊看,看畢後不留的話,便掉進垃圾桶,那就是因為當時港漫便宜,吃個午餐約廿多個大洋,港漫不過幾個大洋一本,大家都很捨得買(今天我也不買港漫,最後買的是「山海」,但看了數十期都看不到故事前景,不知要供會到何時?唯有放棄),不講漫畫,當年其他的書籍也不過是卅零四十個大洋,一般讀者都會負擔得起。
舊老闆最近都推出了一本新著作,他卻滿腹牢騷,因為出版商把他的書全包膠,其目的大家都知,但他很明白讀者如不揭過書,怎知書的內容呢?這也是現今的讀者不愛買書的其中一個原因。
這些內憂外患一天不去想方法解決,還在用姜太公釣魚心態去出版的話,前境真的堪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