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en | 23rd Oct 2018 | 遊來遊去 | (79 Reads)

這次扶桑之行,除了去看特定的節目外,也沒有甚麼地方一定要去,唯一給自己一個小小目標,就是重踏一些已十多廿年前的足跡,而其中一個地方出發前篤定要去,那便是神田古書街。

八十年代漫畫最為風光的日子,不少漫畫家都極力推薦這地方,因為有很多漫畫店及二手書店(扶桑稱為中古書店),那些年一抽起條筋,便走去旅行社買機票,再回公司請人事部寫封公司信,證明我回來後,事頭會繼續聘用我,再去銀行拿戶口資產證明,繼而拿着機票及以上文件往扶桑領事館取簽證,數星期後便可起行(如果參加旅行團則不用自己攪),當年一般人都是提早半年或更長時間準備,我此等短日子起行來說,已是叫做「話去就去」,在今天,早上上網訂機票,黃昏已可坐在新宿吃拉麵。
那些年揹起背囊,隻身跑去扶桑,瞓醒便搵地方去,那時沒有gps、互聯網,要去不同地方,先要做定功課,及去到當地第一時間在車站拿張鐵路圖,一般要去的地方,這張地圖已有齊晒,點對點去包冇甩拖。
不過都有例外的,就是這「神田古書街」,如果看名稱就在神田站下車的話,便錯了,因為這地方是在神保町站,所以近年已有人改為神保町古書街。(這些圖片是在網上找來的)

Picture

 Picture

通常一早便出門,去到古書街便可閒逛一整天,隨便望去,會見到很多樓上中古書店,逐間打書釘都已去了半天,再走回大街上的新書店,除了漫畫書外,還有不少漫畫周邊產品可看,但一到學校放學時間,那些莘莘學子便像潮水般湧入書店,逼得寸步難移,那時便是我等遊子退下來,打道回府時間。

寫到這裏,記起當年有一趣事,我這窮鬼學人去旅行,從來秉持一字訣,就是──慳!那天準備去古書街,自知要行半天以上,所以在民宿附近準備好路上糧草,當時扶桑物價高香港數倍以上,舉例說,一個老麥的漢堡包,香港賣三個半大洋一個,扶桑是三百五十円(因為是百倍數,所以好易記),約廿個大洋港紙左右,所以有乜法子不慳啲駛吖(估不到今天在扶桑吃碗拉麵比香港便宜一半)。最後買了一條長長的法包,放在背包內,行得一陣肚餓便咬兩啖。只是每當行到等燈號過馬路時,拿出法包咬時,就見到左右的人,都投以鄙視眼光,那時以為麵包屑跌到地上,所以才遭人白眼,但望望又不是,因為自己是一塊一塊撕出來吃的。但一路行都是如此,回港後跟朋友談起這事,方知原來扶桑人是不會邊行邊吃東西,這是被視為冇家教,冇禮貌,哈,自此也不會這樣做了。

對上一次,也是決定不再去這古書街時間,都有十多廿年前,記得都是在神保町,當行進書店隨手拿本漫畫來揭時,發現已封上膠,放眼看去每本皆是,再往別的書店看,亦是如此,心想:「要讀者只看封面嗎?」那時的日漫還是海量出版,一些名家,讀者自然是繼續買其作品,但其他作者呢?自己當年便愛找一些新漫畫家或另類的書看,在書局看了大半,覺得好看便買下來,但只看封面便覺得好看,自問冇這本事,因此,覺得已沒有再去這古書街的理由,因此十多年沒再去過。
今次可能是想懷舊一下吧,可惜,最後還是……不去了。
在新宿流連時,去到上次裝修的大書店,見已完成工程,但就不見了漫畫美術書那一層,走了一圈,發現漫畫已搬到隔離街別館,只是那別館一直都是在同一層賣漫畫書,那不算搬吧,走上去發現的確是把大部份漫畫搬到這,但很多畫集及一些特攝書,甚至一些漫畫精品都消失了,放眼所見的都是包好膠的書。
近年一些新出版的書,他們都會把原稿影印出來,或影印十零版內文掛出來給讀者試看,只是都是一些到喉唔到肺的舉動。今次看到那些影印原稿,全是那些同性戀的男男、女女的題材,放出來的畫面,如果在香港已屬三級內容,近年扶桑大吹這鼓風氣,電視劇大收,在扶桑期間見到新的日劇不少都加入這些情節,而漫畫中有這題材,一向都是一些地下式同人誌,或是打正旗號的色情漫畫,現在竟在主流漫畫上。

Picture

Picture

我不反對以同性戀作題材,漫畫大師手塚治虫,數十年前便以此畫出一部驚世異色傑作《MW》,漫畫從來都是商品,那些題材大賣便要畫家去畫,這是正常商業舉動,香港曾幾何時,見到色情漫畫可為,書攤便滿佈這類漫畫在販賣,最後要政府出手才把這歪風停下來,只是已病入膏肓的漫畫界更添五癆七傷,見到扶桑漫畫吹起相近的風,不禁想,會是港漫的翻版嗎?再看那些千篇一律的畫風……掉頭便走。
去到最大的二手書店BOOK-OFF,這是近年最愛去打書釘的地方,只是見到一些店竟又開始把書包膠。唉,那要這麼大間舖放一大堆不准閱讀的書作啥?租平?還會有人去看漫畫封面嗎?其實只要間一百呎書店,一兩個跑腿及收銀店員,等有客上來買書,便入倉拿出來便成,若果這情景真的出現,漫畫還會有前路嗎?出版界謬信互聯網,把傳統的出版業推去絕路,製作人又把一些積非成是的理論套進去,更好的根基又如何敵得過蛀蟲?
在新宿轉了兩天書店,最後便打消去神保町的念頭。
那些咬着麵包浪蕩古書街,穿梭新舊漫畫的歳月,還是留作丁點回憶吧。
後來改住在池袋,加上看了日劇《創作英雄的男人石之森章太郎物語》,便去了一趟「常磐莊」遺址,因為現址已改建為一間出版社,「常磐莊」是手塚治虫、石森章太郎、赤塚不二夫、藤子不二雄等漫畫巨匠發迹地,只是現址只是一個舊區,沒有因為這歷史而成為旅遊景點,街上還會見到一些介紹物品,但不要抱有太大期望,看介紹説2020年會重塑好「常磐莊」,到時會加強這漫畫聖地的可觀性,所以有心去的話,等多兩三年。

 Picture

Picture

Picture

Picture


[1]

至少,街道特色還在。香港的,沒有小店能呆上三年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嚴明 | 24th Oct 201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也不能全都是,有些店根本是不善經營,失敗便指是甚麼甚麼令他們經營不了,不少店沒宣傳下,還是顧客還是排隊光顧。例如油麻地的橫綱拉麵,開了數十年的小店舖,未見過冇一日不用排隊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Ben | 25th Oct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