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Ben | 30th Oct 2018 | 遊來遊去 | (70 Reads)

去扶桑感受世情,自然從一些民生小節去看。
去到當地最難見到的是甚麼?
是警察。
看日劇警匪片,警察四出查案與匪徒搏火,現實是去了扶桑數十次,見到警察都是一兩次,而香港一街都是軍裝警察巡邏,但在扶桑,試過在派出所都見不到警察。今次去不同了,在新宿經常見到警察行孖咇,起初都有點奇怪,以為有大件事發生,後來在車站又見到一些穿上藍衣的人士,手持一些文件,說外國人遇上麻煩可找他們幫忙。

PicturePicture

原來這都是為2020東京奧運作安排,一些有司機能應對外語的士也開始在路上穿梭,還有年多兩年才奧運,現在已開始作準備,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工作能力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這至理名言,永世都合用。

今番往扶桑,黑仔事一單接一單,先是看錯以為是下午1點機,好在心血來潮,想早一點把登機證下載到手機,一打開電郵,便見到航空公司電郵提醒快要登機了,請作好準備。心想,唔駛咁早呀?放眼一望是1點,回程是18點。立時醒了,一直是自己以為下午1點,因為不是用24小時制,但買回程時又識得對回24小時制?距離上機時間只有數小時,哈,求其執幾件衫便走去機場。去到扶桑後,其中一天去富士山五合目,重遊第一次去扶桑的景點。

Picture

之後打算住在河口湖一間酒店,在車站請酒店派車來接我,去到酒店後,checkin時,他們竟說沒有我的訂房,於是我拿出手機上的訂房收據,經理說:哦。然後拿出紙筆,跟住話唔係呢間,再寫出酒店名字相同,但少了最後一個字的酒店,那酒店不是在河口湖,而是在山中湖,兩者相距很遠,那時天已黑,唯有搵架的士去,去到到間酒店是比較低檔次又偏僻。不禁在想:我係咪拍緊《國產凌凌漆》呀?

 

入到酒店要除鞋放在鞋架,但放眼望去只得我一對鞋,心有點涼,老闆向我說已預備好晚餐,着我放下行李便可下去食。去到見到他們為我準備的晚餐,及提我也可享用其他的自助餐食品,只是放眼去,整個食堂只有我一個人,一路咬住蟹腳,一路左望右望,真係好似入咗去母夜叉孫二娘間黑店咁嘅?個老闆又係識講中文?難道今晚要俾孫二娘用我嚟整叉燒包?衰在老闆係麻甩佬,唔係風騷孫二娘,等我做鬼也不風流。

Picture

過咗一陣聽到車聲,一架旅遊巴駛入,大班旅客入來,原來呢間酒店是做旅行團,難怪不是太高星級。那班遊客入來晚飯時,方始發現是一團泰國遊客,令我吃驚是,不聽他們「吸」來「吸」去的話,我會以為他們是香港人,因為衣着打扮及膚色,甚至寵愛小孩態度,都與我們對泰國人的觀感完全改變。打後回到東京,去東京站的地下街逛,聽到廣播溫馨提示,除了有英中韓語外,亦已加入泰文,即是扶桑政府都看到這股新起旅遊客量,香港亦是如此增多了泰國遊客,但我們政府有做過甚麼嗎?
另一樣看到的轉變,是令自己頗難受,就是一些平面設計印刷品已漸入末路。在扶桑平時出入乘撘的JR山手線,不少人都知他們特色是在車廂內掛滿大小的廣告海報。

Picture

現在JR逐步更換新車,車廂內的廣告海報減少了大半,換來的是多個顯示屏,不停播放廣告,以前在同一位置只可放一個商品廣告海報,現在則可不停播放不同廣告。

Picture

Picture 

再留意一下廣告內容,除了一些電視廣告外,便是那些平面設計式廣告,即是照片、文字加design,雖則是可以多賣不同商品廣告,但每個廣告只有數十秒時間,看不到便要等下一轉,加上車廂可以很擠迫,乘客根本無心去看,留意了一段日子,發現抬頭去看這些電子顯示屏的乘客,除我這等遊子外,當地人是近乎零。去到一些車站,一些原本貼滿廣告海報的位置,也已改為巨型顯示屏,每到入夜時,便感覺到置身列尼史葛的《2020》電影世界中(東京奧運又是2020,是有玄機嗎?),人潮加那些壓迫感有點令人喘不過氣來,相信這不會是好的改變,反而令這個都市的人會越加緊張地生活,那幾天在扶桑,每日都有人跳路軌輕生,令不少路線要停下來。
希望不是以上原因所致吧。


[1]

your post is very interesting to read. you are doing a great job. Thanks for the information.


[引用] | 作者 Testoxyl Cypionate 250 | 3rd Nov 2018 | [舉報垃圾留言]